中美贸易摩擦对石化业影响几何

美国7月6日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7月11日又提出了涉及2000亿美元商品的征税清单。为了捍卫国家核心利益和人民群众利益,中国被迫作出必要反击。中美双方公布的加征关税商品清单中均涉及大量的油气及化工产品,所涵盖的产品范围之广、品种之多,涉及整个油气石化产业链,剖析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石化行业带来的影响并提出应对措施具有重要意义。
对石化链影响有限 进口格局略调整
经统计,美国公布的对我国产品加税清单中,涉及润滑油/脂及其添加剂、聚乙烯、聚丙烯、ABS、聚氯乙烯、聚酰胺、聚氨酯、聚碳酸酯、聚砜等约155项石化产品。我国公布的对美国产品加税清单中,涉及原油、石脑油、各种油品、石油气、气态天然气等40余项油气及其制品,丙烯腈、表面活性剂、催化剂、添加剂、聚乙烯、聚氯乙烯、聚碳酸酯等40余项油气原料和石化产品。
从两国的清单可以看出,油气和石化产品是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战场,涉及从油气生产到油品、石化产品、炼油化工催化剂等整个产业链,也充分说明了油气、石化产业在双方贸易布局、国家实力比拼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对正在从大转强发展中的我国石化行业的影响几何?本文分析了油气石化产业链典型产品,以观察此轮贸易摩擦给我国石化行业带来的影响。
 
影响一
原油:进口来源面临微调  对炼油生产影响较小
原油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其价格成本占石化工业成本的80%以上,被列入我国对美国加征关税25%的清单。
美国并非我国原油进口大国,对我国的原油出口近两年刚刚兴起,这主要得益于美国页岩油革命带来的原油产量大幅增长,且该国于2016年解除了原油出口禁令。2016年和2017年美国原油产量分别为4.38亿吨和4.62亿吨,出口量分别为2879.2万吨和5507.8万吨。其中,2017年我国从美国进口原油765.4万吨。虽然我国从美国进口原油量比2013年增加了3倍,但占比不大,仅为总进口量的1.82。美国是我国原油第十四位进口来源国,与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俄罗斯5980万吨、第二大国沙特的5218万吨相比,差距很大。
据预测,到2023年美国原油总产量将达8.5亿吨/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通过能源合作或对我国的原油出口量实现大幅增长。但在我国对美国进口原油加征25%的关税后,以WTI原油价格今年5月的均值(67.1美元/桶)计算,每桶成本将增加16.8美元,与其他原油相比,美国原油价格将不再具有竞争力。
我国最大原油进口来源国为俄罗斯,其次为沙特和安哥拉,前十大进口国的进口量占总进口量比例为77.3%。在目前原油供应宽松的背景下,我国可及时从西非等地获得与美国原油质量相近的原油来弥补供应缺口,我国的原油进口来源格局将面临微小调整,对炼油化工生产的影响较小。
 
影响二
天然气:气态天然气进口不受影响
当前天然气贸易中主要包括气态天然气和液体天然气(LNG)。气态天然气被列入我国对美国加税商品清单中,而LNG未出现在该清单中。这是我国政府综合考虑当前和未来各种因素所做出的策略性措施。2017年我国气态天然气总进口量为3043.2万吨,绝大部分来自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缅甸、哈萨克斯坦四国,加征关税对我国进口气态天然气毫无影响。
 
影响三
液化丙烷:来源受到一些影响 新产能投资布局或调
液化丙烷是此次我国对美国加征关税商品中主要的化工产品之一。据海关进出口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从美国进口液化丙烷337.5万吨,占总进口量的25.3%,比2016年增长3.7%,美国是我国液化丙烷第二大进口来源国。截至2017年底,我国已建丙烷脱氢(PDH)装置15套,总产能386.9万吨/年,每年需消耗464.3万吨液化丙烷,在建装置6套,预计到2022年我国PDH总产能达874.7万吨,届时需要的液化丙烷将达到1049.6万吨,其中绝大部分依赖进口。2017年美国液化丙烷出口2600万吨,占全球出口贸易量的32%,到2022年出口量将达到3598.7万吨,占全球的46.6%。
因此,液化丙烷加征关税将对我国PDH装置运行造成一定影响,使装置开工率下降,或原料价格上涨。一些正在计划投资的PDH项目可能会进行调整。
 
影响四
主要成品油:对主要成品油影响极低 不会影响我国成品油供应格局
我国是一个汽油、煤油、柴油等主要成品油的生产与消费大国,2017年产量3.58亿吨、消费量3.22亿吨,基本自给自足,并有一定量出口。在此次我国对美加税清单中出现的汽煤柴成品油,2017年我国进口量452.2万吨,其中自美国的进口量仅为563.2吨,占总进口量0.012%。一旦加征关税,对我国汽油、煤油、柴油等主要成品油的进口影响极低,不会影响我国主要成品油的供应格局。
 
影响五
聚乙烯:对整体供需影响有限 进口LDPE格局略变
在我国对美国加税商品清单中,聚乙烯产品中只列入了低密度聚乙烯(LDPE),其他如高密度聚乙烯、线型低密度聚乙烯均未涉及。2017年我国LDPE产量为303.2万吨,进口量为237.4万吨,对外依存度为43.3%,主要来自伊朗、卡塔尔、沙特、韩国、阿联酋等国家,从美国进口为15.5万吨,仅占我国总进口量的6.5%,占LDPE表观消费量的2.9%。
因此,加征关税的实施,短期内可能会对LDPE市场产生一定影响,但对我国聚乙烯整体供需影响有限。进口自美国的LDPE的成本竞争优势会因加征关税而下降,其市场份额会被其他进口来源地所挤占,改变当前供应格局。
我国石化业应对措施建议
中美贸易摩擦的动态将影响世界贸易、经济乃至政治格局,关系着相关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石化企业必须密切跟踪中美双方贸易磋商的最新进展,对整个形势做出更加清晰的研判,从而制定切实可行的应对措施,提早谋划,以确保我国石化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贸易摩擦的根本仍是双方相关产业实力的比拼。行业的发展最终还是要靠内生动力。此次贸易摩擦正值国家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际,也正是国内石化行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针对炼油、化工产能的结构性过剩问题,我们一方面要加大落后产能的淘汰,另一方面要积极鼓励先进产能的建设。
针对行业结构单一、布局分散等问题,加快推动石化行业向一体化、集约化、基地化方向发展;针对行业产品低端化、同质化问题,加快产品高端化、差异化布局;针对企业运营成本高、产品结构不合理等问题,强化企业提档创优、挖潜增效。只有苦练内功,推动行业转型升级,才能实现石化强国梦。
加快国际化发展
“一带一路”倡议涉及的四大洲65个国家和地区,集中了俄罗斯、中亚及中东地区的重要油气资源国,覆盖了全球五成以上的石油供给潜力和七成以上的天然气供给潜力。其沿线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伊拉克、埃及、泰国、缅甸、菲律宾等炼化设施较为陈旧,技术水平较低,改造升级需求强烈。沿线的汽柴油质量达到欧4或以上标准的国家仅占该地区产量的1/4左右,油品质量亟待提升。
同时,“一带一路”沿线油气消费规模和增长潜力巨大,2016年有44个国家存在成品油供需缺口,净进口量为2108万吨,预计到2020年成品油需求量达7.84亿吨,年均增速2.8%。广阔的炼化市场空间,为我国炼化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好机会。
加快自主技术创新
此轮中美贸易摩擦中,美国剑指我国的“核心技术”。当前我国石化行业存在产品层次低、高端产品依靠进口、技术依赖引进等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加快自主技术创新,才能促进石化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中美贸易摩擦尽管在短期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我国石化行业的发展,但从长远来看,会为国产化产品替代进口产品创造机遇。对提前布局高端产品的生产企业来说,这是占据高端市场的有利时机。
慎重布局原料大量依赖美国等外部资源项目
中美贸易摩擦增加了原料依赖进口石化项目的不确定性,因此布局时更应慎重决策。就乙烷裂解制乙烯项目来看,因其较强的成本优势,截至目前,我国已公布的规划新建乙烷裂解制乙烯项目共计16个,乙烯总产能约2100万吨/年,不少项目所需乙烷原料要进口。这些项目投产后,每年消耗乙烷量将在2600万吨左右。
因页岩气革命,美国乙烷产量逐年增多,实现一定出口量,除去美国乙烷基础设施及运输条件这些限制外,中美贸易摩擦如果持续恶化,一旦对乙烷加征关税,乙烷价格优势将不复存在,乙烷裂解制乙烯项目的经济性将受到极大的影响,风险大增。因此,在布局石化项目时,对原料依赖进口的项目要慎重决策,必须强化风险防控,加强风险评估,确保项目投产前后盈利的一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