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拳再挫非法调油 !

环保禁令出台,非法调油市场逐步萎缩已成定局,但彻底根除并不乐观。

天气很热,调和油市场很冷。看似非常突然的,环保禁令再度出重拳打击非法调和油市场。
7月3日,国务院出台《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计划》),首度明令禁止以化工原料名义出售调和油组分,以及禁止以化工原料勾兑调和油。而3月1日开始执行的新版成品油消费税征收管理办法,早已经打击了调和油原料市场。
非法调和之害“说到调和油,有一点需要厘清。我国在售的汽柴油都是经过调和的调和油,只不过由炼厂将所生产的各种组分调和出汽柴油是合法的。而没有装置、没有生产能力,只单纯进行调和国家是不允许的,因此是非法调和油。”隆众资讯调油分析师刘炳娟说,“调油商上报的经营范围都是汽柴油贸易,但实际上却在从事非法调和油。”
调油商利用化工原料,如MTBE、烷基化汽油、混合芳烃等调和生产汽柴油,还从中国石化(600028,股吧)、中国石油(601857,股吧)等大型油企处购买尾油进行违规汽油调和生产。

“调油商使用的原料品种多且混杂,有些化工品对环境的污染是非常严重的,还有些并没有在国家油品检验指标之内。”隆众资讯成品油分析师丁旭说。
刘炳娟指出,为了跟主营和地炼的成品油拉开价差,出于控制成本的需要,调油商调和出的油品很难达到国五、国六标准。
早在2013年,中国汽车研究中心组织对北京市场的社会调和油进行了抽样化验分析,并对车辆燃用不合格调和油后的尾气排放进行了检测和评估。从试验数据看,社会调和油的质量不稳定,理化指标不合格现象较多,特别是对尾气排放和颗粒物形成有较大影响的硫含量超标严重。
丁旭进一步指出,进行油品调和本身也会产生一些污染。正规炼厂在生产调和过程中可以把污染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但调油商的调和手法非常简单,几乎就是用几个油罐进行简单的物理混合,泄漏、渗透、水资源污染等防范不到位,生产过程存在重大的污染和安全隐患。
“我国成品油供应过剩,竞争非常激烈。而非法调和油更以低价冲击正规油品的销售,影响成品油的流通,对其治理乃是大势所趋。”金联创市场分析师王延婷说。

屡禁不止之惑
对非法调和油的危害业界早有共识,也早已引起相关方面的重视。
2015年中央电视台3·15晚会曝光调和油问题后,全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安部、国务院国资委等九部门联合推出车用燃料油专项整治方案,要求在2015年上半年在全国范围内彻底进行专项整治。
“经过2015年的打击,当时的一大批调油商都消失了,但过后又冒出了一大批。”刘炳娟说,“2017年7月开始的全国安全生产大检查,调油市场又经历了一轮大洗牌。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新版成品油消费税征收管理办法也给调油商以重创。虽然接连打击,却有一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感觉。”
为什么打不掉?
利益的驱动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马克思说:“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这同样适用于调油市场。调油商采购化工原料一般是不含税的,调成汽柴油卖时也不含税。通过规避成品油消费税以及增值税,与主营企业的成品油相比即可产生最大1500~2000元/吨的批零价差。而由于调油商不按国家油品标准生产,价差还可进一步拉大。
监管不到位是另一个重要原因。
“调油市场具有隐蔽性。调油商采购原料和销售产品都不开票,政府查不到,更无法追溯。”刘炳娟说,“针对需要成品油票的客户,调油商将开具的化工类发票,通过一些途径变成成品油票,也逃过了监管。”
2018年3月1日起,国内成品油消费税税改新规执行,化工票、芳烃票转换成品油票之路基本已被堵死。从此成品油票进入“一票难寻”的紧张境地,价格一路飞涨。
据隆众资讯提供的数据,国内成品油票华南地区价格为1000~1200元/吨,华东地区为1200~1300元/吨,高价可达1500元/吨,而税改前只要600元/吨左右。
“税改之后的变票成本陡增,而且操作难度增大,没有一些关系很难把化工票转成成品油票。虽然现在变票成本处于高点,但比直接进成品油票还能便宜一些,因此调油商还是想办法进行变票。毕竟有这么多炼厂可以开具成品油票,只要他们之间存在利益牵扯。”刘炳娟说,“而且环保不可能天天查,只要不查,调油市场又能死灰复燃。”
彻底根除之法
“虽然非法调油一直未能根除,但成品消费税征收管理办法改革后,变票成本增加,大的调油贸易商又往往需要给客户开票,因此利润急剧衰减,已经逐渐退离调和市场另谋出路。还在继续坚守的多是一些规模较小的调油商。对他们而言,《计划》的禁令影响并不大。”丁旭说。
刘炳娟指出,山东、东北、华东、华南等地区,不带票流通的非法调和油量很大,还大量流通华东、华南走私进来的海油。只要不带票,监管部门没办法查到,他们就能生存。
据刘炳娟说,在跟调油商交流时,有调油商直言:“《计划》的禁令没影响。与化工企业都很熟了,原来不带票,现在还可以不带票。国家没让化工企业将相关调油原料只卖给成品油生产企业,想买这些调和原料还能买到,我们还能继续调油。”
怎么才能彻底打掉非法调和油?刘炳娟建议从原料端和终端消费两头卡住。
“国家可以要求将调和汽油必需的化工品只卖给成品油生产企业。就算如此,也不能保证成油品生产企业不转卖给调油商。现在政策都没说只能卖给生产企业,更无法实现彻底根除。”刘炳娟说。
从终端消费来看,非法调和汽油主要流向民营加油站。而柴油除了流向民营加油站,还流向工矿、煤矿、工厂、农耕企业、物流企业等,有非常大的市场,因此做调和柴油的比做调和汽油的多。
就目前国家政策而言,除了京津冀、江浙沪和珠三角三个重点区域外,其他地方国三、国四的车辆还未被限迁、限行,还是可以使用的,因此低标汽柴油还有广阔市场。
“如果国家出台政策要求所有汽柴油车都升级到国五标准,只要加低于国五标准的油,车辆就会报警,无法行驶。如果国家对所有加油站的管控完全到位,加油站必须带票销售汽柴油。这样才可能堵住不达标油品的出路。”刘炳娟说。
“彻底根除依然任重道远。这次的打击效果如何要看之后的执行力度,要看是否检查到位、监管到位。如果只有政策而在执行中不严格,调油商还能生存。政府的处罚方式、检查力度都得跟上,依靠企业根据《计划》的要求自觉退出是不现实的。”王延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