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聚 共商 共创 | 祝贺广东省润滑油行业协会2018年会圆满落幕!!

2018年12月21日,广东省润滑油行业协会2018年会在广交会威斯汀酒店圆满举办。我们以“共聚、共商、共创”为主题,总结现在,规划未来。这是一场润滑油届的欢乐聚会!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位行业精英、企业高层,聚首一堂,共商资源整合、共创发展商机、力争合作共赢!这是一次技术与营销的盛宴。众多行业领军人物、技术权威进行了精彩的专题分享,共同探索新时代、新征程中的企业长青与行业进步!

车用齿轮油选用扫盲贴

顾名思义,轿车上有齿轮的地方都需要齿轮油的润滑保护。最常见的是手动变速箱和后桥齿轮,另外还有分动箱和差速器等。不同轿车,不同部件采用的齿轮结构各异,对齿轮油的要求也不一样。总的来说,齿轮油主要根据API质量级别和SAE粘度级别两个参数来选择。

01
质量级别

2018年基础油市场供大于求形势继续凸显

2018年新增产能不断投产,基础油产能扩张明显,据隆众资讯统计新增产能超过200万吨,下游工厂受环保制约及相关企业利润核算等多方面考虑,停工、限产、轮产导致全年需求冷清,多数贸易商及下游企业多采取按需采购策略,也使得上游炼厂库存压力难以向下分摊,供需矛盾进一步拉大,加剧了基础油市场的弱势局面,市场面临严峻考验。

精彩国货 昆仑领航

【行业简讯】12月11日,一场犹如冬日暖阳般的行业盛会,在美丽的北方明珠大连——奥利加尔大酒店拉开了序幕。由中国石油大连润滑油分公司和大连中联油化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联合主办,德联化工(大连)有限公司与大连北方分析仪器有限公司协办的一场精彩国货精品宣介及技术应用研讨会正式开启。参会厂商共计59家,参会人员达117人。

新能源汽车或将成主流?润滑油行业是否会受到影响?

随着国家双积分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多的车企纷纷转向新能源汽车的研发。今年前十个月,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到了72.6万辆,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一倍。

在刚刚结束的2018 APEC起点新能源年会上,中汽协副秘书长表示:预计2019年汽车整体销量增速为零。但新能源汽车持续增长,明后年都会成为中国汽车增长的动力。预计今年年底,可销售118万辆新能源汽车,到2020年可完成200万辆的新能源汽车销售目标。

新能源汽车的普及速度可谓是来势汹汹,这种情况下是否会对润滑油行业受到冲击?

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车用润滑油是怎么造出来的?

一:原油从哪里来的?
原油是从地底下开采出来的;通过飞秒检测发现原油能提炼出来的产品包括溶剂油,航空煤油,航空汽油,普通汽油,柴油,润滑油基础油,重油,石蜡,沥青还有各种化工原料如聚乙烯等。油品有四大类,汽,煤,柴,润,石油焦,石蜡。化工有乙烯,丙烯类聚合物,丁二烯类橡胶。化肥和石油树脂,还有纺织原料等。很多人认为原油只是一种被用于生产汽油的黑色粘稠液体。然而,真实情况是:经过提炼,原油可被用于制作很多针织类商品,其中包括燃料、化妆品、塑料制品、橡胶和烛用蜡。

【周末课堂】谈谈“绿色”润滑剂

近代发展史就是一部机械革命史,它给人类发展带来巨大的进步,大大地提高了生产力,使人们的生活有了革命性的变化。但是这一切却让环境付出了非常大的甚至是无可挽回的代价。不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上世纪 60~70 年代起,人们就已经提出“绿色环保”这个大课题。绿色表示平和,亦表示安全,显示万物生机勃勃。人类能体会到的环境是三维的,包括“海陆空”。
在日常的生产活动中各种润滑剂无处不在,用途广泛,耗量巨大。那么用过的、泄漏的润滑剂会到哪里去?当然,可以通过再生和人为分解处理掉大部分,但是仍然有数量可观的润滑剂会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土壤和水域。据 10 多年前的统计;当时全世界每年约有 500~1000 万吨油基化学品进入生物圈,严重污染陆地、江河和海洋。危害生活环境和生态平衡。研究表明:传统的矿物油型润滑剂生物降解性很差;矿物油对地下水污染可长达 100 年,0.1 微克/每克的含量就足以降低海洋中鱼虾 20%的寿命。利用微生物将复杂的矿物油型润滑剂在较短的时间内分解为对环境不造成污染的 CO2和 H2O,这就是“生物降解”。前面已经说过,传统的矿物油型润滑剂很难被生物降解。因此“绿色润滑剂”这个概念就出现了。绿色润滑剂的基本描述是:其生物降解性能要好,且不具有生态毒性。“绿色”润滑剂和传统矿物油型润滑剂一样,其组成要素也是基础油和添加剂,这两个要素各自也必须是“绿色”的,才能使最终的润滑剂也是“绿色”的。

山东地炼的十字路口——不联合,或就死亡

12月8日,环保部的一则通报,将山东地炼再次拉到舆论的显微镜下。

通报指出,山东省有关地市不敢动真碰硬,对违法销售不合格油品的黑色链条整治不力,未能对油品来源追根溯源,未对炼化企业的违法行为依法查处。

在寒潮席卷中国的此时,这则发给山东的另类“棉裤预报”,足以让山东地炼行业本就难以御寒的身体更加瑟瑟发抖。联想到今年7月,地炼巨头、曾经排名山东民企第二的晨曦集团宣告破产,寒意来之更甚。

作为山东知名地炼企业之一,晨曦集团拥有完整的石化产业链条和巨大的产能,2016年获得国家发改委与商务部批复的320万吨/年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使用资质,是国内13家拥有自营原油进口资质的民营企业之一。

这种雄厚的炼化实力曾经为晨曦集团每年带来一百多亿的收入,但是,当地炼行业集体陷入困境,反过来也成为压垮晨曦的最后一根稻草。